人的一生,便是不斷超越自身生命價值的過程。

 

今天下午我沿著查爾斯湖畔,一路慢跑回家,沿途思緒翻騰,不能自已。

 

雖然有湛藍的湖水,遠方的鋼骨大樓卻映照出我的沉重。我沒有身處於台灣複雜的人情世故之中,但此刻我所感受到的壓力卻比在台灣更深重。

 

我在部落格所寫的「我們所認識的妙禪師父」與「我們所認識的妙禪師父()」二篇文章,本來只是對於一位摯友劉錦隆的追憶,未料竟引起他的強烈反彈,他的信眾們在網路上發狂地謾罵與駭客行徑,讓當年我所經歷的一切,全部湧上心頭。

 

19983月起,我也曾經歷過瘋狂捍衛妙禪師父(妙殿明、劉錦隆)的那段時光,我上網胡亂撰寫攻擊性的文章詆毀任何膽敢汙衊妙殿明師兄(妙禪)的人,打電話嚴厲糾正信心動搖的同修,只要有提到妙天師父,我便激烈地斥責甚至要求隔離他,我的心情保持在非常亢奮的備戰狀態,隨時都在準備「捍衛正法」。

 

這幾天,我在網路上看到了一模一樣的自己。一夕之間,我彷彿回到19983月,那段令我永難忘懷的歲月。我已經從中領悟人生,走出新的信仰領受,今天赫見當年自己的身影,怎不令人觸景傷情?

 

我沿著查爾斯湖畔,冷風刮痛我的面頰,我愈想忘掉當年的一切,回憶卻湧出愈多。我的一位學妹只因為公司主管在妙天師父那裏禪修,提醒她要注意,學妹向我提出了一些疑問,當時組織的氛圍要求立即回報,我自然照辦。當天下午,我竟接到劉錦隆(劉妙如)的親自來電,他叫我通知她不准再來,並要我以後必須確實做到立刻回報。

 

這位學妹是我近十年的好友啊!我竟殘忍地打了電話給她,用我這一生最委婉,卻最直接的話告訴她:妳走偏了,妳以後不要再來了!

 

這是我一生很深的傷痛,因為我在電話這一頭聽著她的哭泣,卻無能為力,只能在心中告訴自己,堅持佛法只能如此!

 

波士頓的冬天很冷,湖畔的風颳痛我的臉與眼,哪個傻子在這種天氣竟要在湖邊慢跑?但我這是在懲罰自己吧?我的心比冷風更凍、更寒。

 

當時我在園區上班,每天晚上都要被召集開核心幹部會議,佈達最新的情況,以及將要面對的最新「謗佛」、「謗法」說詞,了解以後就要立即佈達到下一層同修。有一晚會議上,核心幹部黃淑貞師姐說:他們現在要說行本覺老師(劉錦隆/劉妙如)有些私德問題,如果你聽到這種說法,就必須立即棒喝對方,以免他們造口業。

 

當天深夜,我的一位學弟果然打電話給我,委婉地勸我不要再錯下去了,我起初跟他好好講,但他在言談中提到:殿明師兄(劉錦隆/劉妙如)有一些道德上的問題。我當下就是大聲地斥責他,並且幾乎是用吼地說:「你說的我都知道了!」其實,我根本不知道我知道甚麼,我只是歇斯底里地大吼。

 

我的學弟嚇了一大跳,他沒有料到我這麼激烈反應。說真的,連我自己都嚇一跳!我從來沒有這樣吼過人。但我必須這麼做,只因為,我必須這麼做。

 

如果我不這麼做,我又該怎麼做呢?

 

我的學弟在當年是一位極優秀的電機所博士班研究生,他的笑容很燦爛,思想很積極正面。我當時對他,就是在電話中不斷大吼。

 

我還想起了好多事,我以為都忘記了,此刻都全回來了。

 

這樣的日子經過了將近二個月。感覺起來,竟像是二十年的漫長。

 

晚上固定的開會,白天不斷地接聽與撥出電話,隨時上網注意動態,我的作息都亂了。

 

我早上醒來想的第一件事竟是,剛剛都是作惡夢吧!結果,那並不是夢,是我真實在過的日子。

 

其實,我心裡有很多疑問,但我不能問任何人,更不敢去問。因為,你連得到答案的機會都沒有。你會遭到棒喝,會被你所深愛的人唾罵,會被你長年一同歡笑的師兄姐嚴厲指責,而他們原本是多麼法喜、和藹與甜美,一同歌唱與歡笑,竟在轉瞬間表現出你從沒見過的憤怒,你會遭到排斥、隔離,以及背棄與逐出。

 

幸運地,我從來沒有體會過遭到背棄,我受不了被深愛的師兄姐背棄,因為他們都是這麼善良而無私的人啊!

 

我從來沒有遭到背棄,是因為我搶先對別人這樣。這樣我就不會遭到背棄。

 

我一路跑,一路流淚。不知道是冷風刺痛了我的眼而流淚,還是我的痛苦回憶太不堪。我只想趕快跑回家大哭一場,但湖畔太遠,我的回憶卻比這段距離遠不知多少倍。

 

我的父母愈來愈不了解我,我和原本生活圈的朋友愈來愈疏遠,我陷入了一種孤獨卻又貌似熱鬧喧囂的環境。

 

我的身邊圍繞著師兄姐,大家開心地以捍衛「佛法」為榮,卻沒有人說破彼此心中的恐懼。

 

我結的手印是禪宗的手印,從金剛蓮花印、禪定印到一心大圓滿印,我所作的禪法是名色輪、無始輪、明心輪、禪心輪。我所學的是明心見性,見性成佛的禪法。但我的生活為什麼全亂了呢?

 

行本覺老師(妙禪師父,劉錦隆,劉妙如)帶著我們這樣草木皆兵,風聲鶴唳的日子,到底還要多久?

 

直到後來,劉錦隆公開坦承他錯了,他是因為私心,他是因為走火入魔,錯把幻象與魔性當作見性,我才願意相信,原來我真的跟錯了!

 

哀莫大於心死。但心在將死之前,心狂亂地動盪,令人恐懼與孤寂。你只能擠在一起相互取暖,或是永遠逃離?

 

我不相信只能這樣,至少我沒有這樣。我讓自己勇敢地接受心的淬鍊,直視我所有的恐懼與疑惑,正視我真正想要的。

 

信仰的動搖是一種內在的煎熬,當初追求真理的道心遭到背叛,能夠堅持下去的人不多!

 

我很幸運地,我度過了心障與難關。

 

我回到了家,看到了溫暖的家人準備要吃飯。他們不知道我剛剛重新跑過了人生的一大段旅程,但我知道我的心更堅強了。

 

當年我會經歷這些,我會相信受到妙殿明師兄成佛之說,我從來不怪任何人,我只是深切地反省自己。

 

今天,我看到妙禪又要這些後輩們執行當年他要我們做的事,我內心豈能不百感交集?我當年面臨的信心危機,比你更勝萬倍,直到信仰崩潰,我求道之心為何受到天譴?

 

但是我後來明白,一個人會經歷甚麼樣的事情,法界自有其因緣。其實,是你的因緣,也是你必經的磨難。

 

如果你今天感覺你對於妙禪師父(劉錦隆/劉妙如)的信心動搖了,這並不奇怪,因為我都經歷過了。1998年初發生的事,今天完全重演,就像戲劇般奇異地重演。我不想說服任何人該怎麼做,因為我走過這一段心路歷程,我知道求道之人應該自己找到走出困難的路。

 

你應該靜下來,正視自己的一切,包括正視你的疑心,當年我就是這麼做,這是一項內在的探尋之旅,你不必告訴誰,不必求助於誰,更不必聽命於誰。

 

當你遇到一個問題時,不是迴避問題,也不是急著去找答案。你應該先探詢問題的來源,找出問題的根源。問題的根源像一根心頭的刺,把刺拔掉,你就不再需要問題的解答。

 

這才是禪。這才是參悟。

 

人云亦云,聽人說就去捍衛,聽說見證就覺得安心快樂,這只是寒夜中的取暖。我曾經歷過,所以能坦然地這麼說。對於你而言,卻是必須親身體驗走過才能學會的功課。

 

我後來並沒有放棄修行的道心,我深信我追求的生命價值仍會出現,他在考驗我的心志,今天也在考驗你的心志。

 

後來,我追隨了師父禪修,抱歉請容我說清楚,我的師父是悟覺妙天師父,永遠不可能再是妙禪。我結的是金剛蓮花印,守的是禪心輪,從沒有改變過,我內心求道的真心也沒有改變過。妙殿明(妙禪/劉妙如)成為我生命中的過客,他不過是我修行中的「逆增上緣」。

 

禪,教的不是去見證「空性」與寂寥,是證得內心圓滿的真如自性,展現於外在則是無有恐懼。

 

祖師云:外息諸緣,內心無喘,心如牆壁,可以入道。

 

我在19983月到7月這段期間,過的完全是背離祖師訓示的生活。今天,一切卻是悠然自在。

 

但是,當我看到網路上那些被妙禪(劉錦隆/劉妙如)驅使的前鋒們,蠻牛般地四處亂撞時,我多盼望其實是我自己在亂撞,我在造業,然後,我又發現原來是我錯了。我多盼望我能代替你受過,讓你不要受傷,不要對人生與修行失去信心,反正這一趟我已經走過,也不差多走一次,但你卻是第一次要經歷這些。然後或許,有一天我們可以一起把酒,交換彼此所經歷過的同一段歷程,然後一笑置之!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你應該認識的妙禪與如來宗

Dav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Pika2
  • "疑心"這是個大執著壓
    XD
    不過如果度過了,卻是大成長的~~~
  • 小子
  • "我多盼望我能代替你受過,讓你不要受傷,不要對人生與修行失去信心,反正這一趟我已經走過,也不差多走一次,但你卻是第一次要經歷這些。"--->很感動你寫這些話,謝謝你!
  • hungneko
  • 為了導正視聽,我希望我的個人言論能夠讓真相澄清,但我先聲明我個人不能代表如來宗及妙禪師父,只是基於一位真心修行的正法弟子來陳述:
    一、妙禪師父在1998年成佛,他和釋迦牟尼佛、耶穌基督及默罕默德一樣,證到了佛的境界,了悟了如來的智慧,所以才來弘法的。
    二、妙禪師父在成佛以前,確實曾經追隨過妙天禪師多年,但是妙天禪師並沒有帶給他任何幫助,他依靠自己的智慧與開悟,成佛證到了最高究竟境界。
    三、妙禪師父在跟隨妙天禪師之期間,發現妙天禪師所教的並不究竟,他依靠自力證悟到宇宙一切都是空性,所有一切都是虛幻,佛也是虛幻,而這一切虛幻的本源都是如來,唯有如來是真。
    四、妙禪師父的成佛,是依靠自力證悟的,因此不需要任何的師承與傳承,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,只需要依靠自己就可以成佛。
    五、妙禪師父成佛後,怕遭人迫害毀壞,所以才暫時隱身繼續躲在妙天禪師門下,不讓人發現。而且他剛成佛時,法體虛弱,所以必須隱身。再者,當時妙天禪師控制了妙禪師父,不讓他離開,所以他只好繼續躲藏。這就好像六祖壇經中所記載的一樣:六祖見性後,五祖怕他被同門陷害,就叫他去後面舂米,其實就是因為六祖法體虛弱,只好暫時隱身躲藏,過了六個月等六祖終於成佛了,五祖就叫他快點再往南逃,六祖就又去隱身躲藏在獵人隊中,一躲又是十幾年,這都是因為成佛後法體虛弱之故,歷史斑斑可考可證,妙禪師父也是如此。
    六、黃淑貞老師雖然也跟隨過妙天禪師修行,但是他很早就認識妙禪師父,惺惺相惜,知道妙禪師父是一位大開悟者,所以在妙禪師父見性以前就已經跟隨他,等到妙禪師父見性後,黃淑貞老師很想離開,但是靈性遭到妙天禪師的控制,因此無法離開,便只好繼續隱身等待,等到妙禪師父要離開時,黃淑貞老師便很有智慧地跟隨離開,這是非常有勇氣的做法。
    七、妙禪師父和黃淑貞離開後,仍然遭到莫名的迫害,為了不讓法體及眾生受到更大的傷害,便決定暫時繼續隱身在妙天禪師處,為了呵護珍貴的心印,直到法體完全康復健全,才又再度離開,自成門派開始弘法。
    八、目前如來宗尚屬別教時期,也就是非正式立教階段,暫不普傳,均採取人接引人之個別方式進行。今年中即將進入普傳時期,屆時將會公開宣講,讓大家直接可以參加。
    九、如來宗並非宗教,而是心靈成長的學習,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找回內在的明珠,只是因為在台灣地區民眾熟悉佛教,故借用佛教話語,但眾生不應著相,主要仍是依循如來法則,實證如來,未來普傳至全世界時,也會視當地宗教文化情況之別,以符合當地風俗民情來弘法,例如在美歐等國則會盡量以基督教與天主教方式宏傳,度化眾生。
    希望眾生不要迷惑,盡快醒悟,找到真正人生的真諦!
  • loxif still
  • 妙禪不去搞直銷太可惜了,他真是直銷天王的本質啊!
    法西斯、超會唬爛、見風轉舵、搞恐怖行銷,這都是要成就直銷大業所需的人格特質啊。
    像 悟覺妙天師父那樣傻傻的弘法,像我們周遭的師兄姊那樣笨笨的接引,真正為了眾生留下禪宗這樣大自然、大自在、大自由的法脈,實在是辛苦。我跟 妙天師父修行也十幾年,從來沒有被任何人講過不怎樣就會下地獄;老實說,連面對供養,我有能力就作、沒能力就擺爛,法門當中沒有任何人跟我說過不作會有報應這種話。要談神通、要談超自然, 妙天師父都非常保留;偶然談起, 祂老人家必然再三交代「不被幻想所使」!
    這樣的 悟覺妙天師父要迫害誰?劉妙禪當年的官司, 拼命賣蓮座有跟他的追隨者交代過嗎?賣了之後的錢是給了禪宗還是盡了口袋? 妙天師父慈愛弟子,官司都幫他扛,但劉妙禪當年的行徑連檢察官都看不下去,這是事實!劉妙禪退轉後信口開河,自造重業,然後就誣賴 妙天師父,結果呢?誰救了他?還是 妙天師父。
    這樣的 悟覺妙天師父還迫害劉妙禪跟黃某?誰迫害誰?上頭那九點的人,假話不怕咬舌頭!劉妙禪要真跟佛祖與基督一樣,那他為什麼不創個新宗教?而要搞人人都搞來斂財的心靈成長?還尚屬別教!乾脆說成佛也不過是個假託,劉妙禪在1998年就突然羽化登仙,不是更好!
  • John Stockton
  • To hungneko:
    辛苦你又來消毒了,大家自己點他的部落格,就知道這個帳號是專門用來消毒的。
    台灣人對於犯錯是有包容心的,但是說謊不承認又硬凹就令人無法苟同,這也是為什麼洪仲邱事件會鬧這麼大的原因,包含胖達人與大統假油,都是因為說謊不誠實的關係才會越演越烈,hungneko你所列的教條裡面,有很多都是謊言所包裝的,用更多的謊言來包裝只會讓事情越來越難以挽回。
  • EndChaos2013
  • To loxif still:

    確實,曾經聽到 妙天師父在上課說「傻傻的修,傻傻的得!」對比妙禪這樣傷害 師父後被救回來再次離開, 妙天師父的大威德真的令人動容...
  • 宏達
  • 很誠懇的一篇文章,是很辛苦的一段經歷,還好作者走過來了
  • 悄悄話
  • 幹炮王劉錦隆
  • 身為佛門子弟 首先要先聚斂錢財 買豪宅 開跑車 才能修成正果成佛!!! 各位紫衣如來神教的同志們 繼續捐錢給師父才能得永生!!! 還能每天睡不同的女人 幹不完的炮 老的少的一起睡 幹炮買勞斯萊斯 打炮買豪宅 會幹炮又會打炮就立即成佛!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